《中国新闻周刊》| 人人字幕组:网络时代的知识布道者
2021-02-06 07:47:58
  • 0
  • 0
  • 1

本文原载《中国新闻周刊》.

提名理由:2010年,一群业余网络翻译者将普通中国人带入了高等教育全球化。他们让国际优质教育资源惠及中国网民,让中国高等教育面临机遇和挑战,而中国网民也因为这些志愿者的坚持和努力而拥有了亲近知识和智慧的新途径。

简 介:2004年成立的人人字幕组(YYeTs字幕组)是非营利性网络翻译爱好者组织,专事译制海外影视字幕,通过网络免费发布。2006年6月1日人人字幕组开放其论坛,2007年改名为人人影视,宗旨为“分享、学习、进步”。目前,人人字幕组约有组员1000多名,论坛注册会员90多万。2010年初,人人字幕组开始批量译介国外著名大学开放课程。

言 论:“让我们全民学习,做一个真正的全民教育。没人给你发文凭,没人给你授学位。只是学习,共同进步。” ——组长梁良

1角、3角、1元3角1分、2元7角6分、3元……这是一份网友自发捐助表,数字有些寒酸,最大的一笔也不过1000元。然而,这些带着角分零头的捐款被一笔笔记录下来,最后的数字竟是8.9万多元。

钱都是捐给人人字幕组开放课程的。组长梁良有些意外,也感动,“从来没想到原来有这么多网友在一直支持我们”。他还看到网友附言,“为了开放课程,请坚持下去。”

开放课程(Open Courses)运动起始于近10年前的美国。自2001年4月,麻省理工学院宣布将其本科至研究生课程全部搬上互联网、供全世界免费使用以来,全球已有200多所大学、机构加入,贡献出超过13000门的课程资料,最终形成一场轰轰烈烈的国际教育资源与共享运动。但直到9年之后这场运动才真正引起国人的大范围关注,并在网民中掀起一股“淘课热”,众多网民通过网络免费聆听国际顶尖高校顶尖教师的教诲。这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正是国内以翻译美剧而知名的组织——人人字幕组。在2010年年初,他们偶然将一集哈佛大学《死亡》课程译出,竟意外点燃了开放课程在大陆爆棚的引信。

一个平平的开始

让人人字幕纪录片组组长张琼(网名Joanna)详细回忆初次翻译开放课的情形,是一件有些为难的事。她只记得,2010年年初,一位网名“空格”的组员第一个在QQ群里提出翻译哈佛大学的政治哲学课《正义》,而另一位网名“etschina”的组员热切响应,单独领走了第一集的翻译任务。

“男生,读大学,很认真”,而至于这两位的真实姓名,张琼便摇摇头说不知道了。

不问真名,不记身份,有任务便在网上集结,这是人人字幕组的管理状况,对他们来说,现实生活是另外的世界,在网络上,名字无关紧要,翻译的“作品”才是他们愿意展示于人的“翎羽”,他们珍视自己的翎羽。

张琼给人的感觉有些娇小,在苏州某大学读对外汉语研究生。她与组长梁良以及大部分组员都未曾谋面,但感觉却像再熟识不过的人。

两周后,etschina交上翻译稿。这位不一般的“Solo勇士”(指独立完成一集翻译)对组长张琼附上了只有一个词的感想:“难”。

“首先是句数特别多,一集课程往往有1500句左右,几乎是一集美剧的两倍。其次,术语特别复杂。洛克的《政府论》是怎样翻译成中文的,每个细节都需一一核实。”张琼说。

之后是漫长的校对与讨论。他们将课程字幕传到QQ群里内部纠错,放上论坛请网友挑错。如此大费周张,第一集上线已是两三个月之后。

而在此时,国内网民对开放课还所知甚少。尽管早在7年前,大陆的中国开放式教育资源共享协会(宗旨是把国外开放课推广到国内)便已成立,但因工作都以国内高校为对象开展,在社会上影响力极有限;而在台湾,朱学恒此时带领着志愿者团队OOPS已经翻译了近6年开放课,却也不为大陆网友所知。

人人字幕组试译的《正义》在上线之初仍然没有改变这种状况。张琼们对此并未介意。因为决定要啃开放课程的硬骨头,“首先是自己感兴趣”,她自任校对,和翻翻(指翻译)、轴人(指负责调整时间轴的组员)持续折腾了两三个月。组员们都是义务劳动,唯一的回报“美刀”(根据计时工作量为组员们发的虚拟工资)也只能“买”到“勋章”或是换来服务器流量,仅此而已。

“一点点的理想主义,(组员们)非常热情”,张琼想不出更多词语来形容这个群体, “可是,你要知道,我们都很愉快。”

进军开放课

《正义》的平平反响让字幕组其他成员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作品”的存在,包括组长梁良。事实上,在张琼操作《正义》的同时,另一家以内容分享知名的网站就曾找到梁良,希望人人字幕组帮忙翻译耶鲁大学的哲学课《死亡》。

作为人人字幕组成立6年来坚持至今的唯一元老,梁良习惯了将自己的日子过得忙碌。对梁良来说,早在2008年他就对国外名校的开放课程有所耳闻,但因人手不足,一直未动念翻译。这次虽是朋友之托,他还是又犹豫了两个月,“专业度太高,不敢接招”。

顶不住对方的软磨硬泡,梁良最终应允下来,但他还是动了个小心思,将第一集课程拆分后作为测试新人的任务分发下去。接着,回收、筛选、合并、校对之后交了差。5月底,《死亡》上线,结果出乎意料!上线没多久,后面便跟出几百个充满溢美言辞的帖子,“神一样的开放课程”“神一样的字幕组”这样的句子被后来者不断重复。

“做字幕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夸张的场面”,梁良激动了。这天晚上,他紧急召集组员讨论,一个新的“课程组”迅速成立。增开的《金融市场》《心理学导论》,加上《死亡》课程,也都立刻确定了负责总监。此时,梁良才知道,原来纪录片组的张琼等组员已经开始了同样的工作。这个工作让人人字幕组在不知不觉间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教育资源的分享与传播。事实上,在6年前,梁良正是抱着分享与回报的想法,加入了人人字幕组。

梁良是组里的核心人物,但他也很可能是一千多组员中学历最低的人。出生于广西柳州的梁良是苦孩子出身,只上完初中便外出打工,至今还会被催交学费的噩梦惊醒。他用第一年的工资买了电脑,通过网络学会了电脑绘画、影视后期、服务器技术,最终找到一份衣食无忧的工作,他说,“初中之后的所有教育,都是在网络上完成的。”

“我从网络获得了东西,那么我要回报它。如果公开课能帮助更多的人,那我应该更加努力去做。”

人人字幕组首先联系上台湾朱学恒和大陆另一家字幕组TLF。三家商定各自翻译,齐头并进,资源共享,避免重复。

朱学恒对人人字幕组的同行评价颇高:“从整体来说,大陆字幕组的志愿者的英文水平更高更整齐。”

在《死亡》上线两周后,人人字幕组陆续开出《聆听音乐》《古希腊历史简介》《欧洲文明》等7门课程。8月份,又新加入《美国内战与重建》《新约》《心理学,生物学和食品政治学》3门。这十多门翻译后的开放课在网民间迅速形成口碑传播,通过论坛、社交网络、内容分享等网站呈几何式蔓延扩散,开放课开始成为大陆网民的话题。

变化已经发生

熊伟是在字幕组第二次内部号召时,从美剧组转战课程组的。他是清华大学基础物理专业的大三学生,加入后任耶鲁大学开放课《基础物理》的课程总监。

“没什么别的要求,不烂尾就行”,这是字幕组的简单期望。

但此时,人人字幕组的开放课程已声势日隆。一家国内知名商业网站找到字幕组,提出为字幕组翻译付酬,条件是字幕组今后不能在网站上免费发布字幕。

“不免费发布字幕还叫什么字幕组?”梁良毫不犹豫地拒绝。

2010年11月,因开放课热,网易、新浪先后设置开放课程视频专区。至此,字幕组、门户网站、部分教育机构及个人,加上纷至沓来的媒体,这些积极的推动者们共同引领着姗姗来迟的中国开放课程运动。

同时,一些高校学生会、个人网站,包括中国开放式教育资源共享协会也陆续找到字幕组,希望探讨合作的可能,对此,字幕组态度明确:“完全可以合作。”

因为译介开放课,梁良感觉到,字幕组以前那种灰色感觉(涉及所译介美剧的版权问题)也渐渐减弱了,甚至出现了愿意无偿资助者。因为某天下午的一次服务器故障,梁良的信箱里一下子多出三百多封主动要求捐助的邮件;而在后来进行的一次捐款中,只前三天的捐助就足够支持字幕组一年的服务器租赁费用了。

不过,光有钱是不够的,比如熊伟碰上的新麻烦:《基础物理》第八课之后的翻译任务没人来接了,他只得自己上。“一共20集,按这个速度我得一直做到(大学)毕业”,熊伟偶尔嘟囔,“梁良的胃口是不是有些太大了”。但抱怨归抱怨,熊伟对自己承诺“哪怕毕业了也要翻译完”。

张琼则一如既往地呼吁字幕组保持翻译水准,别自己砸了牌子,“可能外面看的是热闹,但是我们自己要比较冷静一点。等这个风吹过了,大家冷静下来就会看质量。”

梁良仍在多方奔走,与西安外国语学院商议合作,计划用网友捐助资金建立课程服务器分站点,甚至希望开发软件,动员所有受益者每人翻译一分钟,共同完成这项意义深远的浩大工程。

目前,还没有人能够预测这场由人人字幕组肇始的国内开放课热潮到底会走多远,或者,他们所促成的国内网络免费学习热潮是否会给中国高等教育带来某些影响。但或多或少,变化已在发生,一些看过开放课的在校学生开始对比国内外教师授课的不同;一些已经离开校园的年轻人通过开放课,第一次品尝到没有压力和功利目的的学习乐趣;一些没有上过大学的人发现,原来大学教育竟然可以如此之近……

开放课程更打破了知识与教育传播的藩篱,也许人人字幕组的成员们在译介开放课时并未思及这些,但改变就在他们的所做所为中一点点发生着。

本刊记者/陈薇

?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申博真人游戏登入 申博会员现金网直营网 申博手机APP版登入 ab7777.com 菲律宾太阳成娱乐管理网 www.285msc.com
申愽下载直营网 申博娱乐 太阳网上娱乐登入 申博会员现金网直营网 申博太阳城游戏 太阳成娱乐成总代理
www.shenbo1.com www.86msc.com 新版申博开户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直营网 申博官网代理登入 菲律宾申博88msc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