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失格:快手们同内容前辈踏入同一条河流?
2021-02-02 15:07:02
  • 0
  • 0
  • 0
  • 0

文:互联网江湖

近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官方发布公告,要求快手平台停止侵权行为并且下架首批一万部涉嫌侵权视频。并于此前陆续向国内六大应用商店和苹果应用商店发起“快手侵权下架投诉”。1月28日,苹果商店官方回复邮件,要求快手尽快与音集协解决版权问题,否则将会被下架。

事实上,很多人可能也能意识到,短视频平台遭遇版权制衡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短视频发展的“草莽时代”,“拿来主义”盛行。快手这次的遭遇是“灰犀牛”而不是“黑天鹅”。恰逢快手IPO前夕,环境威力足够,这起事件也具备快速传播的可能。更重要的,这起事件的发酵,究竟会对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呢?这一点或许也值得我们去深究一番。

绕不开的产业命门:跳出舒适区的版权博弈时代

年轻人可以不讲武德,但内容创作一定要讲究“文德”。

文字也好,视频也罢,皆是如此。

从长视频的版权争夺,到移动在线音乐的版权大战,再到新闻资讯平台原创文字内容的版权争夺。似乎,任何内容平台在发展过程中都避免不了版权的社会“毒打”。

快手的遭遇不能说是快手一家的问题,而是整个短视频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快手被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要求下架侵权视频,这或许也在说明快手们正在踏入内容“前辈”踏过的河流。

作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内容形式,短视频的发展从一开始似乎就埋下触发版权火线的种子。

一是鼓励创作的过程。

要想做大内容创作生态,第一要义就是降低创作门槛。在短视频平台上,博主如厨师,平台把烹饪需要的各种食材以及财迷油盐等佐料准备好,具体怎么操刀看“厨师”自己发挥。无论抖音还是快手,都有着相对充盈的创作工具库,给予博主辅助功能。而这些工具,是否存在侵权可能呢?这一点不得不去考虑。

此外,内容越包罗万象,越容易阴沟里翻船。短视频在发展过程中同游戏、音乐、新闻等内容的融合程度不断加深,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二次创作作品”。这些跨领域内容融入短视频的结果就是彼此边界的模糊化、原创标准的模糊化。而在这一方面,对应的版权维护目前看来似乎还很难。

二是创作者商业化变现的过程。

如果只是记录自己的生活,或许版权问题永远跟自己无关。但如果想持续通过短视频内容获利,不少人很有可能走起侵权的擦边球。

商业化是创作者持续创作的动力,同时也是投机者大量涌现的一个重要因子。短视频团队经营账号需要持续大量的内容作品,可灵感不是天天都有的,于是“融梗”就成了成功的捷径。收敛些的只是通过多方作品进行拼凑缝补,借用不同人的包袱。而过分的直接把别人的剧本拿过来自己团队演绎,想必不少看过抖音、快手的人应该都有感觉。

从这个维度来看,短视频在发展过程中遇到内容版权争议其实是不可避免的。以快手为例,据天眼查APP检索显示,在其案由统计当中,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位列前两位。从名称来看,顾名思义,针对的应该都是版权方面的问题,内容创作与版权维护二者是个永远分割不开的话题。

任何UGC社群形式,似乎都很容易出现内容层面的失格。

抖音、快手们现在影响力越来越大了,逐渐“飞入寻常百姓家”,任何人都可以是平台的创作者,但是这种大众化背后其实也有群体版权意识素养参差不齐的担忧。平台从起步到快速发展的时候,这会是做大平台的动力,但发展到一定阶段,譬如上市,版权问题就得重视起来。

尤其是快手,上市在即突然被音集协要求下架首批一万余部视频,这会对资本市场评估快手价值产生影响吗?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快手应该提前做好准备。最起码为了不被下架,现在就应该迅速解决同音集协的版权问题。

此外,创作者素质层次的参差不齐,版权有些时候只能算是最轻的内容问题。在内容表达质量方面,快手其实一直都需要提高警惕。

因为内容问题,早在2018年快手负责人就被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及属地管理部门严肃约谈。人民日报也曾发表题为《除了道歉和删除,“快手们”还应做点什么?》的文章,称短视频软件虽然一直在整改,但效果似乎差强人意。而直播方面,去年“辛巴销售假燕窝”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内容质量和直播方面的问题,前不久经济日报发表题为《上市在即的“快手”仍需闯关》一文就指出快手的风险一直都在。在具体问题方面,文章主要针对提升内容质量、打击直播乱象以及扩展差异化优势这三个方面。

版权大考、内容大考,是任何一个内容形态都避免不了的。如今上市在即的快手,平台的方方面面或许会被更多的暴露在大众面前。此次被音集协要求下架侵权视频、面临被苹果商店下架风险或许只是一个导火索,偶然中存在着必然。就像电商和假货的斗争一般,版权问题、内容质量问题对于任何内容平台而言也是一场持久战。

快手侵权事件,或引发短视频江湖的版权大战?

肃清版权问题,是长视频、资讯、音乐、短视频平台都会踏进的“同一条河流”,而参照“前辈”们的经历,在此之后行业面临的往往是版权大战。

在很多内容平台上,创作本身是去中心化的,但版权却是集中化的。按照过去内容行业的发展轨迹,谁能争取更多的版权资源,或许谁就能掌握一定的主动权,那么短视频领域也是如此吗?如今的短视频江湖,抖音快手相安无事,各自活的似乎都还不错。可接下来,二者会不会围绕版权开展面对面的拼刺刀呢?

从实际需求上看,短视频创作很多时候与视听资源结合的较为紧密。理论上如果拿下较多的视听资源就如同喝下一剂猛药。对于用户而言,一边版权多,创作工具素材多,自然会觉得好玩有趣。而另一边,索然无味,素材匮乏,差距看似一目了然。

但在互联网江湖(VIPIT1)团队看来,短视频平台重走长视频、移动在线音乐版权争夺路的可能性不太大。

一方面,版权大战,没有胜者。

长视频优爱腾通过优质的内容吸引用户,内容的优质程度决定了用户量和付费用户量增长的幅度以及平台活跃度等多项指标,而持续的优质内容输出则使平台不断保持较高付费用户增长以及留存的关键。于是,版权争夺呈现一幅血海景观,版权费用越炒越高,最后的结果就是盈利成了长视频平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等到的“戈多”。

对于短视频平台而言,开启版权大战容易,止战很难。而且还会耗费大量资金,盈利又会变得遥不可及。

尤其是对于即将上市的快手而言,可能会更期待盈利一些。招股书显示,快手一直在亏损,2017年-2019年及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的前九个月,快手净亏损分别为200.45亿元、124.29亿元、196.52亿元及973.71亿元。而快手电商给大众的认知其实刚刚起步,究竟它能长多大目前很难得到一个明显的论调,贸然陷入版权争夺战似乎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另一方面,PGC版权属于锦上添花,UGC原创才是平台根本

过去长视频平台对内容的了解和整个生产制作的把控性还没有这么强,需要依赖第三方内容提供方,但现在它们也陆续开始发力自制剧。

而短视频平台,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是“自制剧”,是一个个博主创作的“自制剧”。只不过不是谁都有表演天赋、创作天赋,于是就干脆把其它地方的视频裁剪拿来。

综上,短视频行业迈入版权大战的可能性其实并不高,资源和用户很难被集中到一家平台。虽然和前辈们踏入同一条版权河,但短视频却有着自己特殊的航道要走。

当然了,对于内容平台而言,版权依旧是需要警惕的平台红线。

去年,国家版权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四部门联合启动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2020”专项行动。其中一项就是开展视听作品版权专项整治,深入开展院线电影网络版权专项保护,严厉打击短视频领域存在的侵权盗版行为,严厉打击通过流媒体软硬件传播侵权盗版作品行为。

版权保护在被有关部门以及社会各界重视,而此次音集协发声有个细节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音集协副总干事国琨介绍,目前抖音、彩视等短视频平台积极反馈解决问题,已与音集协达成版权合作方案,为短视频行业做出了表率。但也有以快手为代表的部分平台逃避法律责任,至今尚存在数量惊人的侵权行为。

透过音集协副总干事的表态,在版权这件事上,快手的态度似乎并不友好。当然了,这只是单方面表达,到底如何作为外人不予评价。只不过快手目前正处于上市倒计时,版权风险现在暴露或许不是什么好消息。

而且话说回来,PGC的内容尚且如此,那UGC创作者们维权是不是更难了呢?事实上,在整个短视频创作领域,UGC版权保护缺失都比较严重。

前不久抖音千万粉博主房琪指控另一位抖音博主李晓萱抄袭她的多个视频,并且登上微博热搜。此外,网红丁钰琼张子凡被指抄袭阿油视频的消息也传的沸沸扬扬。

这是大V与大V之间的battle,所以能引起大众关注,侵权者会受到舆论的审判。那小创作者抄袭是否会被注意到?小创作者被抄袭是否会引起这么多关注?

平台对UGC创作者版权保护不够,这是对他们创作积极性的打击,因为侵权者可以以更低的成本批量化输出短视频内容。久而久之,平台内容创作会逐渐形成一种不好的风气,出现劣币驱逐良币。考虑到UGC创作是平台的根本,建立完善的UGC短视频平台版权反馈机制或许是当务之急。

当然了,很多时候可能平台自身可能也无可奈何。因为创意偏向意识形态层面,出现雷同不容易审核出来,标准也很难界定。

《北京大学法学百科全书》一书中就曾介绍思想与表达二分法(dichotomy of thoughts and ex-pressions)版权法理论公认版权法只保护思想的表达而不保护思想本身。在版权法中,思想与思想的表达方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思想与表达都是作品构成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即任何作品都包含了思想与表达。一般而言,某一作品中体现的思想可以以不同的表达方式来加以体现。针对同一思想的不同表达方式,不同作者可以分别获得独立的版权。

不是非黑即白的世界,短视频创作似乎是有灰色地带。

目前平台能做的其实只有两点:一是做好PGC内容的审核工作,通过算法和大数据识别那些裁剪PGC内容的“拿来主义”;二是完善UGC内容的举报审核与检查工作,设立相对公开公证的创意评判标准。在平时做好自省,别等到上市前的关键节点上被人曝出版权问题。

其实抖音也好,快手也罢,出现版权问题很正常,有时候力有不逮也都能理解,关键是作为平台方采取怎样的态度。平台方对版权的态度,或许也决定着优质创作者们的心之所向,决定着平台内容质量的未来走向。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13124791216,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www.msc99.com 申博代理官网正网 www.99psb.com www.99psb.com www.9810.com www.msc77.com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99 太阳成菲律宾网站 申博娱乐最新官网开户平台 申博游戏安卓系统下载 电子游戏支付宝充值 申博游戏苹果手机能玩吗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 申博娱乐城直营网 百家乐手机版登入网址 申博游戏下载登入 申博开户平台登入 申博游戏网址